精打细算

编辑:济南新闻广播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4-15 16:06:04
来源:北京晚报 

  想不到,身为医生的我,偶尔还不得不客串另一个角色——病人的“私人财务规划师”。

  ▌关菁

  刚下手术,才端起饭碗,就听见病房那边吵吵嚷嚷的。

  是来了一位有点特殊的宫外孕患者,没办住院手续就推进了病房,原因很简单:没钱。

  病人的丈夫,一看就是打工的人。他一脸愁容,对我说:“大夫,求求你,能不能给我们处理一下,让我们好回家?”

  “回家?家在哪儿?”“坐8个小时的火车就到了。大夫,您给想想办法处理一下吧,我们回家就好了。我们实在没钱,春节都没回家就为了多挣点钱,没想到还遇上这样的事儿。”我看见他的眼眶红了。

  我恻然,同情却不知如何安慰。

  病人三十多岁,躺在床上愁眉苦脸直喊肚子痛,检查后我知道她目前哪儿也不能去——肚子里至少有500ml血,而且那血还在缓慢地出着。

  安慰地对病人说:“放心,到了这里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即使转院也是会很快送到的。”

  我把大致情况对男人说了,然后征求他的意见。他嘟嘟囔囔只有一个意思:我们没钱。

  我帮他们出主意:“要不到附近的二级医院?那样可能会省不少钱。”

  男人立刻两眼放光:“你能不能找辆车把我们送到那边医院去?”没等我回答呢,床上的病人呻吟着说话了:“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做了。你就掏钱吧。”

  我大概理解了男人的想法,就商量着跟他说:“我们争取用最少的钱给她做这台手术,你去交3000元押金,行吗?”

  男人急切地说:“行,我这就交去。大夫,可不能再多了啊。”

  住院医探寻着问我:“应该开放静脉吧?输什么?输多少?”

  我答:“开放静脉,缓慢输液。”对着一脸疑惑的小住院医,我又说:“现在因为失血,卵巢的动脉不充盈,腹腔内出血已经开始缓慢了,这是机体的自我保护,放缓出血速度,血液重新分布到重要脏器去了。这时候你要是给了大量液体,让血管暂时充盈起来,却没有后续血液持续输入,或者没有及时关闭出血的血管,你想想将出现什么情况?那本来已经放慢了出血速度的血管破口会再次增加出血速度……尽快输液,输血。”

  小姑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压根儿不知道她懂没懂。但我知道,这一次,我是冒了点风险的。

  再回去安慰病人:“放心,我们会用最少的钱治你的病,你别紧张。”

  病人虚弱地笑笑,除了说谢谢还告诉我,他们原想今天给家里的孩子寄钱去的,家里早就跟他们要钱了,还有2000块钱的外债也该今天还的……

  回办公室没多久,住院处就打来了电话,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在话筒里嚷:“3000块钱还想手术?还想输血?你们科去年宫外孕病人欠的1000多块钱还没还呢……”我不敢反驳。显然,他们比我有发言权多了。

  几分钟后,男人满头是汗地回来了,几乎带着哭腔对我说:“求求你了大夫,这3000块还是凑的呢,其中1000块是我朋友刚送来的。我就这么多,真没钱了……求求你跟住院处递个话,他们相信你的。”

  办公室里,大大小小的医生护士都瞪圆了眼睛看我,十几双眼睛流露出来的意思就一个:帮帮他吧!

  我也豁出去了,不就是掏钱吗!我底气挺足地对住院处的同志说:“3000就3000吧,不会欠费的,真欠了我负责。”再回过头对大家说:“今天愿不愿意做点公益事业?护士那里有没有库存的抗菌素?晓明,咱们免费给她用一根4个‘0’(一种缝线)?”大家一起说:“行啊,今天就公益了吧!”

  这边节流的问题商量妥当了,我和晓明直奔手术室。我俩几乎是赖皮赖脸“对付”人家小麻醉师:“能不能不用那198元的硬膜外麻醉包扎麻醉啊?”小伙子像看外星人般对我俩说:“不用硬外包?那怎么扎啊?”他才毕业不久,过惯了“一次性”用品的日子,竟不知道以前的麻醉都是高压灭菌后反复应用的。那些东西的费用比这些“消耗品”的费用低了差不多8倍。

  我知道这时候忆苦思甜跟废话没区别,只好商量着说:“那你们有没有国产的一次性包?”

  小麻醉师还真给力,捧着电话一口气打了十几个,然后出去,最后真的弄回来一个包装不那么精美的硬膜外穿刺包:“全手术室就两个了,算你们有福。”我和晓明像中了头彩,同时高喊:“噢,耶!”

  然后是磨叽寻台护士,我们要用电刀,但是能不能不计费?不到万不得已不配血,配血就是不输也得花钱。

  麻醉师为难地说:“病人血压80/60,应该用胶体,手术室除了血定安就是贺斯,一袋都一百多,我们没有便宜的胶体了。”麻利的晓明赶紧说:“我们自己解决,不用你们的。”

  手术终于开始了,从病人的肚子里掏出一弯盘的血块,还吸出400ml新鲜血。总计出血量700ml。

  这个倒霉的病人得的是罕见却出血最多、病情最凶险的卵巢妊娠,以往这样的患者至少出血2000ml以上。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

  没有配血,也没有输血,离开手术室的时候收费显示一千多。估计他们出院的时候还能有点结余。

  饿着肚子回病房的路上,我还在为他们算计着——能给孩子寄点钱了;还债得延几个月了……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爆笑酷图
昆明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济南新闻广播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83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