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设计,IQ 、EQ一样不能少

编辑:济南新闻广播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1-03 11:33:53
来源:造就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演讲者:克里斯·霍斯默 Aetheris巽一电子科技创始人

我是克里斯·霍斯默。今天我想谈谈设计。从小,我就想成为一名设计师。即使在我知道可以依赖设计谋生之前,我就热爱设计。我热爱设计的原因在于,设计非常有趣。通过设计,我们创造新的事物、新的世界,阐释我们的思想。

我成为了一名工业设计师,并拥有了丰富的产品开发经验。此外,设计策略咨询也是我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我频繁往返于两个地方:硅谷和上海。

1

硅谷和上海的确有一些非常特别、非常独特的东西,这就是对未来的热烈期盼,以及对构建未来的疯狂激情。创造一些大家从来没有见过、并且能够使世界更加美好的东西,这真是一场疯狂的,令人充满希望而又深陷其中的赛跑。

在这种赛跑中,我们有时会忽略某些东西,而我认为这些东西是非常重要的,即 “人性化设计”。所谓人性化设计,是指用一种聪慧而人性化的方式来思考我们在创造什么、为什么创造和如何创造的问题。

从价值观入手做设计

2

首先,我想向你们介绍特德。这里有一份我采访特德时所做的笔记。

特德·赛尔克是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科技教授。大约在10年或12年前,当智能手机、社交网络,还有其他所有东西都还没出现时,我们讨论了技术的发展趋势。特德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想法。他的研究大部分建立在一个前提条件之上——只有促进社会互动和社会交流,技术才能够持久存在。

特德教授的课程叫做“设计智慧”。我非常喜欢“设计智商”这个提法,这是一种很酷的思考技术的方式,因为特德认为,技术必须与人性化相关联。此外,因为特德是一位技术专家,所以他喜欢从技术的角度来思考问题。

但是,我是一名设计师,所以我总是想到问题的另一面:什么是“设计情商”?智商和情商大家应该都有吧?

3

那么,问题之一,你如何巧妙地设计?问题之二,你如何人性化地设计?而这两者之间就是我们正在设计的东西——体验。不论是物质产品或者数字产品,还是服务,又或者一个空间。不管是什么,我们设计的都是体验。

这是我几年前做的研究记录。当时我在美国东北部一家时尚品牌工作。这家品牌生产户外服装和其他用具。这家品牌的问题是,他们想创新,想扩大自己的生产线,但是客户实在是太喜欢他们现有的产品了。

总之,他们一直纠结于如何推陈出新,如何在推出新产品的同时避免疏远原有的核心客户?当时,我和我的团队决定与他们的客户进行沟通,了解客户对他们产品的看法,以及客户喜爱这个品牌的原因。我们做的并非简单地问一些问题,例如“那么,举个例子,您为什么喜欢这双靴子?”或者“您喜欢这个颜色吗?”我们的做法更倾向于身临其境的人文研究。

我们还与客户的家人进行了沟通。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工作,还一起度周末。很快,我们发现,通过这种方式,客户开始聊自己,聊产品。

3

例如,我们会问他们这样的问题:“您为什么喜欢这件夹克呢?”而他们会回答说:“这件衣服很耐穿,做工精良,质量也非常好。”我们开始聊这件衣服,当时的感觉是:“你们的用语就好像在描述一个人,并非一件物品,一件没有生命的物品。”也就是说,他们在对这些物品拟人化。在思考和描述这些物品时,他们就好像在描述自己家里的某个人,或者某位朋友。这种情况可以延伸到他们对这家品牌及其产品的思考。

我们意识到,只要我们紧密围绕这些价值观,就能够设计出一大批产品,而且能够被客户所接受。事实上我们也的确这样做了。在我关于为什么设计的思考中,价值观和个性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所以我建立了这个非常简单的框架来讨论这个问题。

3

左边是设计智商,通常——但并非总是——从技术入手。右边是设计情商,从价值观入手。那么,我所说的价值观是什么呢?价值观,或者说人的价值观,是一种共享的事物,就好像全世界、全人类都具备的一种共性。你可以去世界上任何一座城市或村镇,这些地方的人都拥有一些相同的价值观。例如社区,它是我们所重视的东西。我们还重视爱、怜悯和公平。我们重视人际关系。

这些都是我们作为人类的核心所在,对不对?在创造新事物的时候,这往往是灵感和构想的来源。不管从哪边开始,你都会在某个地方遇到阻碍。如果从技术入手,你往往需要解决问题,不是吗?如果它不在解决问题,那肯定是有地方出问题了。你很难得到一个能引起共鸣的解决方案。

而价值观也需要与人的渴望产生关联。渴望就是:“我如何看未来的我自己?我想要什么?我正在往哪去?”我们设计的就是自己未来的体验。

人是一切的原点

1

如果说设计智商是我们如何设计,设计情商是我们为什么设计,那么我们必须永远牢记的又是什么呢?那就是,人。我们最终都将回到人这个原点。

我在记笔记的时候喜欢画图,这样可以帮助我记忆,有时候还能给我灵感。在与人交谈的时候,我也会稍微记录一些自己的思考,以及对方的看法,之后,这些笔记会向我提供大量想法。如果我们花15-18年时间与世界各地的人交谈,你就会发现所有人拥有的某些共性,不论你试图了解的问题是什么,也不论你正在努力设计的产品是什么。

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谈谈技术这一面。多年以前,我曾在媒体实验室下属的一家新公司开发一种双目头盔显示器。当时VR尚未出现,而这种显示器其实就很像VR。这个产品所带来的技术好处不容否认——它超级酷。戴上头盔之后,你能够看到整块屏幕就在你的面前。但是没人会戴这个东西,因为戴上后你会发现,它实在太重了。

2

12年后,产品横空出世。这就是谷歌眼镜,你们当中或许有些人知道这种东西。谷歌眼镜与其他产品很类似,但是它具备了多种体验和特性。这款产品是在谷歌的平台上研发的,因而具备日历、联系人和搜索功能,而这些功能都是通过一个镜头实现的。

此外,谷歌眼镜还具备音频和摄像头功能。显而易见,通过这款产品,你能够为客户设计更好的体验。我得说,他们做的不错,但是关于这款产品我永远无法真正接受的是,戴上它之后你会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你虽然看起来很懂技术,走在技术前沿,但还是像一个电脑呆子。如果你面对的是这样的一个人,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我认为,感觉奇怪是在所难免的,因为你盯着看的是摄像头,而你心里在想:“好吧,如果有人带着摄像头看我,他们看得到我吗?他们看到什么了?他们在录视频吗?现在是怎么回事?”

3

去年,Snap公司——即之前的Snapchat——推出了照相眼镜Spectacles。它与之前的两种同类产品相比有着显著差异。他们的用途大相径庭。但我认为,我们能够从中学到很宝贵的经验。Snap公司是这样做的:他们首先搞定技术,然后把该项技术与人们想要拥有或者实际上已经拥有的某种行为习惯联系在一起。

过去,人们用智能手机拍照,然后发朋友圈。现在,这种做法被颠覆了,Snap公司直接把摄像头放到了太阳镜里。而在我看来,太阳镜就是关键所在,因为这是你的个性的一部分,是一种时尚选择,也是一种必需品,而且看起来一点都不奇怪。盯着一个戴太阳镜的人看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Snap公司显然触及了谷歌和那家初创公司未能触及的某些东西,而且他们是从价值观这一方面入手的。从一开始,他们就一直在努力搞清楚,自己的客户想要做什么,对于客户来说什么才是重要的。我敢打赌,他们最终确定,身份和社交才是重要的。那么,如何实现而非阻碍这个目的呢?而谷歌和那家初创公司是从技术入手的,找到一个问题去解决它。有点像解决一个问题,匹配一种体验。

我们如何设计健康的呼吸

3

我们刚刚讨论了如何把人性化设计作为思考如何设计和为何设计的一种方式。但是我还想讨论的是,如何将人性化设计作为一个框架,来思考我们设计什么的问题。

几年前,我对健康和医疗变得非常感兴趣,因为当时我和我的女儿有一些跟空气有关的健康问题。一位健身教练告诉我:“在你做运动前,在你的身体做任何事之前,你必须知道三件事。你吃什么,喝什么,呼吸什么。如果这些事情你做不对,那么之后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无关紧要的。”这个观点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真是意义深远。

吃什么喝什么是可以控制的。它们也是选择性问题。如果我不吃不喝,我也可以活几天,对吧?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呼吸就不一样了。呼吸是我无法控制的,这并非一个选择性问题,而是无法用意识控制的问题。我对此无能为力。如果不呼吸,只要几分钟,我就挂了。因此,呼吸——特别是健康地呼吸——就成为了一件令我着魔的事情,也是一个难题。作为设计师,我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这已经成为了一个人性化设计的终极挑战。

3

我对呼吸实在是太感兴趣了,以至于成立了一家公司,试图解决这个问题。最近几年,空气净化器取得了很多创新,这是好的消息。我知道这一点,因为其中一些创新就是我设计的。但是,这些创新尚未在室外空气中得到应用,特别是没有实现可穿戴。

这也是我们目前的研究方向。这既有技术的一面,也有价值观的一面。接下来我将利用几分钟时间介绍一下我们是如何着手处理这些问题的。

首先,从技术方面来讲,关键在于舒适性和反馈性。如果你戴口罩,你对这方面可能就很熟悉了。但是大多数口罩都很不合身。大多数口罩也没法告诉你,它有没有在发挥作用,也就是说你得不到反馈。

1

于是,我设计了大家所看到的这个口罩,这是外面的部分——我们称之为“软壳”,是用非常柔软的材料制成的,但是形状不会变。而且非常轻。然后,在软壳后面大家可以看到过滤器,与软壳连接在一起。这种过滤器是一次性的,可以过滤PM2.5。

这个口罩没有任何直线。因为大家的脸上也没有任何直线。这是我们最大的研究成果,这些口罩和过滤器其实是用一层层平板纸制成的,就好像一大卷纸是用一层层纸制成的一样。过滤器用这些平板纸高速切割而成,然后折叠成脸部的形状。

现在,想象一下你有一张纸,然后你要把它折成脸的形状。很难对不对?很难想象,也很难实现。于是我们创造了一个没有任何直线的过滤器,因为脸部是曲线形的。

2

我们做的另外一件大事——而且也可能是最与众不同的一件事——就是反馈。大多数口罩在前面只有一个很小的呼吸阀,而我们使用的材料透气性非常良好,因此我们用一个很小的传感器取代了呼吸阀。这个传感器非常精巧,它的作用是向用户提供呼吸反馈。它能够记录你的呼吸,包括呼吸速度、节奏和次数。我们能用这个传感器做很多事情。

例如,它能够告诉你空气质量如何,是否应该更换过滤器,而大多数人不知道这些事情。如果你需要戴口罩,传感器会提醒你。如果周围的空气开始恶化,我们也能够向你发出警报。这个小小的传感器有一道精致的光圈,这说明它正处于工作状态。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口罩具备了一项充满人性化的功能,让你知道它的工作状态。

3

接下来是舒适。如果你戴过口罩,你就会知道,戴口罩真的很不舒服,因为太热了,很闷气,很不舒服。我们希望解决这个问题。如我之前提到的那样,口罩基本上是方形的,因此在其中加入舒适的元素真的非常困难。于是我们决定利用非常非常柔软的材料制作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口罩。

把口罩拆开,你会发现共有两层。根据我们的设计,口罩能够与皮肤进行360°无死角接触。我们使用了成本低廉、生产快捷的医用级材料,而且是一次性的。这看起来不是很性感,不过的确很酷,因为这或许是你能够买到的最好的过滤器,而且很适合你的脸型,这样的口罩可不多。

为什么我知道?因为我们就是根据亚洲人的脸型来设计的。与高加索人相比,亚洲人的脸型稍宽、稍短。而市场上所有的口罩都是根据高加索人的脸型设计的。

3

戴上这种口罩,你会感觉非常轻巧,绝不会有闷气感。这种口罩适合你的脸型和大小。当然,我们还考虑到长时间戴口罩势必会对脸部造成一些影响。我们考虑了耳朵受到的拉力,这些橡皮绳在耳朵上的角度,以及口罩最理想的重量、形状、尺寸和容积。看起来好像我们的工作只完成了一半,只涉及了技术方面。

但我们希望的是能把技术藏起来,不是吗?我们不希望技术成为关注的重点,否则我们看起来就会跟谷歌眼镜一样了。我们想让技术作为内在特性,你知道这一点,所以你相信口罩功能完好。但是我们真正关注的是价值观。我们传达的是什么样的价值观呢?是我的身份,就是我看起来是什么样子。

因此对于口罩外观的设计我们的任务完全不同。我们的设计使用户能够定制口罩的样式。你可以使用不同的材料,不同的颜色,不同的花纹图案,以及不同的形状。这听起来更像是一件演出服,或者一件精心缝制的服装,而我们决定采用这种方法是因为,事实上,口罩是你的身份的一部分。

7

正如Snap指出的那样,太阳镜其实是一种时尚选择。而我们努力想做的也就是改变人们的看法。想想太阳镜,它其实起到了一种义肢的作用,目的在于保护你不受环境伤害,同时盖住你脸上极具表现力的一个部分:眼睛。

口罩也起到了义肢的作用,同样为了保护你不受环境伤害,同时盖住了你脸上极具表现力的另外一个部分:嘴巴。这其实是一回事。所以我们希望赋予口罩个性的因素,而这是其他可穿戴口罩从未实现的。在这款口罩上,我们赋予了很多东西。各种情感、理念、思考和观点。

8

最后我想说的是,作为设计师,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成为人本主义者是我们能拥有的最好的属性。

人类很麻烦,我们充满感性,缺乏理性,过着复杂的生活。作为设计师,我们努力创造完美,努力让所有事物都恰如其分。似乎我们是在真空中设计,好让产品在杂志上或者博物馆里看起来会非常伟大。

3

但是我们需要为真实的生活而设计,为了人而设计。我们越以人——特别是人的价值观——为中心,我们就越能成为更好的人文主义者,更好的设计师。

让我们为之而努力吧。谢谢大家。

>更多相关文章
爆笑酷图
昆明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济南新闻广播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83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