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86年 皇宫照相馆寻找接班人

编辑:济南新闻广播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2-05 18:14:24
来源:

 

经营86年 皇宫照相馆寻找接班人

皇宫照相馆1932年开张,至今仍在原址经营。        记者 袁野 摄

4日早上8点多,63岁的刘贵林来到位于经三路的皇宫照相馆,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从1975年开始,刘贵林就在这家照相馆工作,快门不知按了几百万次。每一次拍照,他都想抓住人们脸上最真实的笑容。

皇宫照相馆从1932年开张以来,见证了很多重要的时刻,也记录了一张张或稚嫩或沧桑的面容。这里不少员工跟照相馆一起成长,也跟照相馆一起“老去”。如今,皇宫照相馆的经理刘建华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接班人,“我希望这个接班人能够创新,但还要守旧,不要把皇宫的传统丢了。”?

皇宫开业86年  从没换过地址

4日上午,济南的天气有些寒冷,但好在阳光很好,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记者来到经三路皇宫照相馆,这是一栋两层高的仿古建筑,门口两根红柱子上描龙画凤,正门上方两个鎏金大字写着“皇宫”,整个照相馆显得非常有气势。

走进照相馆迎面是一个大厅,屋里西南角是一个收银台。东侧放满各种人物肖像,男女老少、外国友人、全家福等各种照片都有,相片里的人大多露着笑容,看着让人感觉很舒服。一条木质楼梯通往二楼,楼梯旁的墙上则挂着皇宫照相馆各个年代老员工的照片,一张张黑白照似乎在给顾客讲述这里的故事。

在一旁的侧屋内,皇宫照相馆经理刘建华正在办公。今年六十多岁的刘建华,从事摄影行业已经四十余年了。说起这家照相馆的历史,刘建华露出了骄傲的神情,“这家照相馆已经开了86年了,从开业到现在,就没换过地址。”

抗战胜利时  市民纷纷来这拍照

创办皇宫照相馆的人叫张鸿文,早年给冯玉祥将军当司机。韩复榘出任山东省主席后,张鸿文当上了济南市工务局局长。1932年,对摄影感兴趣的张鸿文以每月33块大洋的价格,租下两层楼房开起了照相馆。”刘建华说,当年张鸿文扬言要把济南其他照相馆击垮。“他从北京请来了两名高级技师,购进当时比较先进的机器。当年的皇宫照相馆在济南确实是首屈一指,生意非常好。”

刘建华说,“七七事变”之后,张鸿文随军南下,就将照相馆交给了自己的父亲。“但张鸿文的父亲是个外行,照相馆的生意由此一落千丈。”济南沦陷后,日军对照相行业管控极其严格,照相馆每天都要把相片送到宪兵队检查、盖章。

在这种情况下,皇宫照相馆早已失去了当年的辉煌,此时,张鸿文的父亲年事已高,无法再经营下去,只好将照相馆转让出去。“1942年,白树元和王誉重合资承租了皇宫照相馆的全部设备和门面。”刘建华说,白树元老先生算是现在“皇宫”人的老祖宗。接手照相馆后,白树元和王誉重兢兢业业,把原本萧条的皇宫照相馆经营得风生水起。抗战胜利时,不少市民都来到照相馆内合影留念,皇宫照相馆重现当年的辉煌景象。据了解,1947年,已经是国民党少将的张鸿文回到济南,看到自己一手创办的照相馆已经易主,十分生气,想找白树元和王誉重算账。之后在中间人的调解下,两人破了些财,给张鸿文道了歉,这才无事。

“皇宫照相馆在文革时期曾改名为‘红艺’,后来又改了回来。”刘建华说,皇宫照相馆能屹立近百年而不倒,是靠一代代的“皇宫”人努力换来的。

经营86年 皇宫照相馆寻找接班人

刘建华准备让这台老式黑白照相机再度出山。   记者 袁野 摄

员工平均55岁 会拍照也会修图

拉开大厅右侧的门帘,63岁的刘贵林正坐在一台老式电脑前给客人郭先生修图。“您看这张怎么样?这张眼睛显得大一点。”刘贵林一边和顾客说着话,一边熟练地操作着电脑。“别看我现在挺熟练的,当初学的时候可费劲了。2004年的时候我们从胶片改成数码,我当时50多岁的人了,开始从头学电脑。找了好几个老师,又自己摸索,花了五六年才学会的。”

郭先生今年已经54岁了,他从八岁开始就跟着父亲来皇宫照相馆照相了。“老济南都认识这家照相馆,来这里照相都成习惯了,有种回家的感觉。”郭先生说,这里的感觉很亲切,“刚才照相的时候,刘老师一直和我聊天,拍照的过程很舒服。”

皇宫照相馆现在一共有五名员工,平均年龄在55岁左右,他们会拍照也会修照片,其中刘贵林算是照相馆里的大师。“其实我也没什么本事,简单事重复做,上百万次地做,慢慢就找到感觉了。”刘贵林是1975年来皇宫照相馆的,开始的时候只是一名学徒,干一些杂活,“后来有摄影师不干了,我才顶替上来的。”

刚开始摸照相机的时候,刘贵林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相信勤能补拙,找了好多老师学习,平时也自己摸索,这才成为专家。“我们从来不做广告,来照相的基本都是回头客。”刘贵林认为最难照的就是证件照。“艺术照可以化妆,可以穿各种衣服,但人的精气神也被遮住了。证件照相对来说更受局限,“所以拍照之前要先和顾客沟通,挖掘他们的心理状态,有时候最真实的笑容就在一瞬间,而我就需要把这一瞬间抓住。”

没有长得不好 只有照得不好

这时,一名顾客前来拍人物肖像,通过沟通之后,刘贵林知道对方是一名医生。“你就把平时给患者看病时的笑容表现出来,不要太严肃,眼睛里要有一些温度,显得有亲和力一些。”刘贵林反复进行指导。

顾客一共要三张照片,刘贵林拍了几十张,花了半个小时,还不停地聊着天缓和气氛,让原本有些拘谨的顾客终于放松了下来,找到了状态,脸上露出了自然的笑容。“咔嚓”一声,刘贵林按下了快门,一张让人满意的照片就这么拍了出来。

“有的人拍照时很紧张,你要不断去和他沟通,有时候说得比拍的多,才能拍出最好的照片。”刘贵林说,没有长得不好的人,只有照得不好的像。?

“我们这拍照,价格可能稍贵一点,个别上年纪的人就很不情愿,把钱扔在柜台上,跟赏赐给我似的。这时候我也不能急,而是和他好好地沟通。”刘贵林说,等对方拿到照片,非常开心地说了声“谢谢”,听到这俩字,自己心里无比地满足。

照片得有生命 拍不了艺术照

皇宫照相馆的经理刘建华也是1975年进来的,2000年的时候当上了经理。他说,“现在流行婚纱照、化妆之后拍的艺术照,我们也想跟,但跟不下去,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照片。说我们的照片是传统也可以,说守旧也可以,但我们拍出的照片不仅真实还有生命力,这就是顾客来我们店的原因。”刘建华说,皇宫照相馆是原生态的,顾客也是在一种原生态的状态下,抓拍最美好的瞬间。

来到皇宫照相馆二楼,这里仿佛是一个摄影博物馆,老式的照相机、转机、摄影放大机安安静静地待在这里,刘建华对这些“老伙计”们很爱惜。在屋子中央有一架海鸥牌黑白座式照相机,刘建华说这个老古董还能用,“这相机用了几十年了,也算是我们这儿的老员工了。”

“其实我们前辈的修图技巧更厉害。他们会用铅笔在底片上修图,有的大照片从正面看好好的,从侧面能看到毛笔刀刻等痕迹,有手艺的老师傅,修一张照片甚至要花一天的时间。”刘建华说,春节过后,她准备让这架黑白座式照相机再度出山,“它拍出来的照片,甚至比数码相机还好。”

经营86年 皇宫照相馆寻找接班人

照相馆大厅东侧摆满各种人物肖像。       记者 袁野 摄

为了回头客 也要坚持开下去

刘建华说,皇宫照相馆就是用外人看来比较陈旧的机器和“落后”的摄影技巧留住了回头客。“有些六七十岁的老人,不管搬到多远的地方,都会回来照相。上次有个老太太说自己的结婚照是在我们这照的,老了以后还要在我们这照。”让刘建华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患癌症的大姐,“她得知自己时日不多,就来我们这照相给家人留念,这让我很感动。为了这些老顾客,我们也要一直开下去。”

虽然有这分信念和坚持,但是岁月不饶人。年过花甲的刘贵林,现在每天工作10个小时,坐在电脑前时常会眼花。“我们也想退休,但一直没有好的接班人,因为这儿的工作太累了,有的年轻人来了,干几天就走了。”刘建华说,现在有一个大学生在这里实习。“但愿他能坚持下去,我希望皇宫的继承人可以创新,但也必须要守旧,把这儿的传统继承下去。”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爆笑酷图
昆明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济南新闻广播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834号-2